中国足球如何做“亚洲杯文章”

随着青岛亚洲杯专用足球场——青岛青春足球场在上周正式开工建设,目前国内已有重庆、厦门、苏州、青岛等6个2023年亚洲杯足球赛承办城市陆续开建或改建专业足球场,标志着本届亚洲杯的筹办进入“快车道”。

将于2023年6月至7月间举行的第18届亚洲杯足球赛,是中国近年来承办的最大规模足球赛事之一。这将是继2004年亚洲杯之后,亚洲足坛的最高级别赛事时隔近20年后重返中国。

在今年初的亚洲杯筹备工作会议上,国家体育总局局长苟仲文表示,2023年亚洲杯筹备要努力做到“办赛精彩,参赛出彩”。

以中国近年来筹办各种大型体育赛事的经验,本届亚洲杯“办赛精彩”不难实现,但考虑到中国足球尤其是国家队的现有实力,要做到“参赛出彩”却非易事。

如何利用亚洲杯筹备时机,切实推动中国足球尤其是国字号球队竞技水平提升,不断构建和完善青训体系,促进足球文化和足球产业发展,进而提升足球事业在整个社会经济文化发展中的地位,是中国足球必须要去努力完成的功课。

去年6月获得2023年亚洲杯举办权后,经过综合考察评估,北京、天津、上海、重庆、成都、西安、大连、青岛、厦门和苏州共10座城市成为本届亚洲杯举办城市。

根据亚足联的相关要求,以及与中国足协的沟通协商,2023年亚洲杯将全部使用专业足球场进行比赛。

据记者了解,在已开建的亚洲杯专用足球场中,上海浦东专业足球场和成都凤凰山专业足球场,将分别于今年年底和明年上半年竣工。上海浦东专业足球场,将成为国内第一座完工的亚洲杯专业足球场。

“通过举办2023年亚洲杯,将为中国足球留下丰厚的赛事遗产,尤其是10座具备世界先进水平的专业足球场馆的落成和投入使用,将大大提高中国足球的硬件设施水平。”亚洲杯筹备工作办公室秘书长史强表示。

不过,筹备一届亚洲杯之于中国足球的意义,并不仅仅是留下几座专业足球场那么简单。

有业内人士坦言,2004年亚洲杯筹办时也新建和翻修了不少足球场,但能在足球领域得到有效运用的并不多,有的甚至直接荒废,“足球不是光花钱就能够成功的,更多还是应该在青训等足球基础建设上多下功夫。”

以近年来持续在足球领域发力,同时也是本届亚洲杯承办城市和本赛季中超赛区之一的苏州为例。

苏州近来推出一系列足球改革发展举措,拥有市体育中心、奥林匹克体育中心等4座可以举办国际A级赛的大型体育场馆;全市已有足球场地数量接近1000块,拥有全国青少年校园足球特色学校224所,这两项数据都位居江苏省前列……

然而,足球硬件设施已相对完善的苏州,在专业足球尤其是职业足球领域,却明显落后于南京以及浙沪等周边省市。

“苏州体育设施比较完善,但足球人口和其他城市相比有不小差距。苏州足球要想进一步发展,必须要正视和解决缺乏人才、教练和氛围等‘瓶颈问题’”,有着23年基层足球培养经验的苏州老教练徐宏顺,在接受采访时坦言:“尤其是缺乏基层专业教练,是青少年足球发展中的最大痛点。”

综观中国足球近20年来的发展轨迹,一条明显的下滑曲线触目惊心——从国足在亚洲二流阵营叨陪末座,到各级青少年国字号球队连续折戟亚洲赛场,中国足球距离“冲出亚洲”的目标渐行渐远。

足球振兴固然不可能一蹴而就,但青训、场地、资金、理念以及文化氛围等一系列基础建设的缺失,确是中国足球长期萎靡的深层次原因。

据国内大数据调查机构贝克足球的统计,在足协从业人员、国内足球赛事和场地数量、注册球员和持证裁判员人数等关键数据方面,中国足球不仅与欧美足球强国差距明显,也全面落后于日韩等亚洲足球一流阵营。

足球场是承载足球活动最基础的条件,球场的数量和使用率直接反映出社会足球的活跃度。

根据统计,截至2019年,全国共有各类足球场地5.4万余块,平均每万人拥有的场地数量为0.4块。而法国、德国、荷兰等欧洲足坛强国,每万人平均拥有场地的数量为4块。

“从这个意义上讲,中国足球现在缺乏的不是高大上的专业足球场,而是可以让更多人尤其是青少年踢球的基础场地。如何充分协调使用好本就不多的足球场地,更好普及基层足球,这是各级足协和体育部门必须深入思考的,因为这直接关系到中国足球人口的充实。”有业内人士直言不讳。

作为足球从业者,北京八喜联合竞技足球俱乐部负责人郭维维在接受采访时认为,中国足球应以筹办亚洲杯为契机,确立适合中国足球发展现状的愿景和理念,包括最基本的阵型打法和青训体系的建立。“只有把这些最基本的东西做好,再谈足球发展才能有的放矢。”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